國外觀眾齊呼「女王」,鄭欽文會成為下一個李娜嗎? 加载评论...
外灘TheBund  2024-01-29 15:09



600名到世界前十她的21歲很精彩21歲的鄭欽文走回場邊坐下,拿白色毛巾蓋住自己的頭,一言未發。

在1分鐘之前,是對手的最後一記回球彈地出場,她接球不及。



這是2024年的澳網決賽,她最終以亞軍的成績收尾。儘管如此,這已經是2014年的李娜之後,中國女選手創下的最好成績。鄭欽文也成為了這10年以來,進入大滿貫最高舞台的第一個中國選手。

墨爾本有著為數眾多的華人,揮舞手中的五星紅旗,或者自製的加油橫幅,表達對於她的支持。她用中文對全場的中國粉絲說:「你們給我帶來非常難忘的回憶,上面舉著的國旗非常好看,祝你們新年快樂!」



這次的澳網,鄭欽文吸粉無數。不只是中國觀眾,許多國外媒體也都被她的表現折服。CNN評價她的旅程:這是一個里程碑的時刻。BBC的報道里,她「閃耀澳網全場」。而澳網官方,更是直接用了「女王歸來」作為報道的標題。



無論輸贏,放下球拍,她立馬和對手、和裁判談笑自如,用嫻熟的英語接受採訪。這個才21歲的女孩,年輕自信,張弛有度。她說,現實就是如此,這對自己也是一種經歷。畢竟,「我真的非常享受在這裡比賽。」這種鬆弛感,正是獨屬於鄭欽文的最好標籤。

01

從600名到世界第7

湖北妹子一鳴驚人


儘管刷新個人最好成績,但決賽后的鄭欽文當然還是有些失落。

她說,只有拿到冠軍才算符合預期。「現在,只能說明還有很多不足需要改進。」



這種不滿意、不服輸的心態,多多少少受到了前輩李娜的影響。這次在墨爾本,娜姐也來到了現場,參加澳網的元老賽。她對鄭欽文說:「就上場打球,不要想太多,簡單就行。」



飽受激勵的鄭欽文,在ins上也發出了自己場外和李娜的合影,見到偶像的那一刻,她的表情無比真實——開心、驚喜,甚至都要跳起來。確實,鄭欽文才只有21歲,但這些年,她的排名攀升速度如同火箭。



3年前,她還只有600名開外,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職業選手。但從此開始,她的網球生涯一路狂飆。2021年,她收穫了WTA巡迴賽上的第一場勝利。2022年5月,19歲的她登上法網舞台,迎戰世界第一斯瓦泰克。雖然最終落敗,但成功把自己的世界排名提升到了47位,成為了進入前50最年輕的中國選手。



當年年末,鄭欽文收穫了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的年度最佳新人獎。2023年的美網,她更進一步,生涯首度闖入大滿貫八強。然後,就是今年的澳大利亞。一路走來,她擊敗了眾多不同背景的強敵: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第三輪還上演了中國德比,她以2:1險勝同胞王雅繁晉級。



這次晉級決賽,是鄭欽文迄今為止在大滿貫賽場的最佳戰績。決賽以後,她的世界排名也來到了創新高的第7位。對於許多外國粉絲來說,由於中文「Qin」的發音頗為不易,他們便給鄭欽文起了個諧音外號,親切地叫她「Queen Wen」——文女王。



去年的美網賽后,她接受採訪,說自己特別喜歡這個名字,瞬間全場掌聲雷動。在「文女王」眼裡,無論輸贏,今年的澳洲之行,早就是一段不折不扣的珍貴經歷了。

02

熱愛運動

鄭欽文的網球夢

鄭欽文走上網球這條路,既是巧合,也充滿必然。

2002年,她出生在湖北十堰,父親鄭建坪曾經是一位田徑運動員。家中的氛圍,讓小欽文很早就開始展現對運動的興趣。



從乒乓球、羽毛球到籃球,無論哪種,她都想試一試,哪怕是最簡單的跑步。父親說,很多時候出門,如果路途近,她都不願意坐車,寧可跑著過去。6歲的時候,鄭欽文第一次接觸到網球,卻一下就愛上了這個大開大合揮拍的運動。也許與網球的緣分是命中注定,在很短的時間裡,她就展現出了自己的天賦,進步飛快。



在網球上,家鄉十堰並不算是最大的平台。於是一年之後,家人決定帶她前往省會武漢接受更好的訓練,這時她才只有7歲。在武漢,鄭欽文認識了兩位教練:夏溪瑤和余麗橋,正是她們當年帶出了李娜。在夏溪瑤的眼裡,鄭欽文刻苦、紮實,從來不會投機取巧。每次練完之後,她都會問教練,自己有沒有進步,哪裡還能提高。



圖/鄭欽文(左二)


訓練中心有許多練網球的孩子,其中不少人同樣頗具天賦。才10歲不到的鄭欽文,很多時候也會敗下陣來。儘管對於女兒生活的支持無微不至,但是在網球上,父親鄭建坪完全不留情面。他對鄭欽文說,輸了就是輸了,既然你這麼想打敗那幾個姐姐,就只有再苦練一些。日復一日的錘鍊,終於在2014年開花結果。這一年,是第14屆湖北省運動會。年輕的鄭欽文拿到了2塊網球金牌,一枚新星就此冉冉升起。



圖/鄭欽文(箭頭所指)


這一年,前輩李娜在墨爾本以2:0擊敗對手齊布爾科娃,拿到了自己的第二座大滿貫。12歲的鄭欽文和自己網球學校的同學一起,在電視機前見證了這歷史性的一幕。在武漢,鄭欽文度過了自己大部分的童年時期,現在到了不得不離開的時刻。北京,是她的下一站。



這是一個陌生又昂貴的地方。房租、訓練費、比賽費,當然還有不能拉下的文化課。在網球學校學習,一年支出5、60萬都是正常的。在北京4年的時光里,她師從阿根廷人卡洛斯·羅德里格斯——李娜退役前的最後一位教練。這幾年,她的網球水平也是突飛猛進。



她開始參加國際比賽,在青少年美網、法網上,她都有過打進8強甚至4強的表現。到了這裡,對於天賦異稟的鄭欽文來說,她的職業道路也開始逐漸明朗。為了進一步的磨練,歐洲成了她和家人的選擇,儘管這意味著更多的經濟成本,和時間付出。



相比北京,在國外練網球的各種支出還要更高,大概一年就要上百萬。但是,這也意味著她能夠接受最前沿的訓練思路,打法更豐富多樣的對手,以及更多比賽和切磋的機會。對於自小開始就「在路上」的鄭欽文,這種生活正是她所追逐的。

03

自在、鬆弛、堅定

都是她的標籤


自小城出發的鄭欽文,後來去過很多地方。如此豐富的經歷,讓她的性格,同時有了堅忍和鬆弛的影子。

這次來到澳大利亞,她既是為了比賽,也是在探索世界。畢竟,她也還只有21歲。



在澳網,每前進一步之後,她都會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喜悅:揮拍的快樂,和比賽的氛圍。到了場外,她又變得所有年輕女孩一樣:戴著墨鏡和閨蜜出遊,去海灘、去購物,po圖記錄自己的墨爾本時光。



遇上巨星德約科維奇又化身迷妹,視頻配上emoji表情,開心的情緒一覽無餘。這種開朗、放鬆的性格,讓鄭欽文在全世界收穫了眾多喜愛。



當然,年輕的她有時候也會緊張,或者陷入失落和茫然。但她很有一套自己的調節方法。這次半決賽后,創下紀錄的鄭欽文收到了許多人的祝福。但是她很清醒,知道自己現在更需要的,不是親朋好友的關切和歡呼。



鄭欽文選擇把手機關掉。她說,在自己這個年齡,很容易被社交媒體和太多的祝賀影響。「我的心境還沒有強大到可以不受影響的地步,所以我選擇物理屏蔽,這也是對我來說最簡單的方式。」



無論決賽的結果,這種沉靜、平穩的心態,在一個21歲的女孩身上,顯得尤其難能可貴。哪怕創造歷史,她也沒有沾沾自喜,而是以一種鬆弛的態度去看待所有的得失。



這一點,從鄭欽文的社交媒體上也能窺得一二。她的個人主頁上寫著三句話:未來無法預測,過去不可改變,當下正好追夢。這就是她的座右銘。



2023年的下半年,鄭欽文被華中科技大學錄取,現在是一名大一新生。許多運動員進入大學以後,會去讀經濟、管理,畢竟這些專業可以幫助自己開拓視野,給人生更多的可能。但鄭欽文沒有,而是堅定地選擇了運動訓練專業,因為這是她最投入,也最熱愛的領域。



其實她的故事就像一面鏡子——這些年輕運動員的世界觀,和傳統的一代人已經不太一樣。他們同樣堅韌拼搏,但更重要的,是年輕的鄭欽文們,很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他們清楚自己要走的路會去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