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2》映前小課堂,一文帶你全看懂——一部需沉心去看的浩瀚史詩 加载评论...
  2024-03-01 23:09

《沙丘2》映前小課堂,一文帶你全看懂——一部需沉心去看的浩瀚史詩

時光網特稿3月,春節檔餘溫尚未散盡,新一輪饕餮盛宴已然開席。超英片《蜘蛛夫人:超感覺醒》驚艷亮相,《功夫熊貓4》時隔八年歸來,《哥斯拉大戰金剛2:帝國崛起》再掀怪獸狂熱,13項奧提領跑的《奧本海默》,亦將在本月重映,勢要將影迷與電影院牢牢鎖死。

但所有待上映新片中,最令人期待的,還得數這一部——

《沙丘2》

里程碑

要談及電影《沙丘》系列在世界範圍內掀起的觀影狂熱,就不得不先聊聊它的原作。

《沙丘》原作小說共六本,作者為美國科幻巨匠弗蘭克·赫伯特。系列小說從構思到出版,前後歷經八年時間,一經發表,即憑藉其獨特的「太空歌劇」式設定,引得業內轟動。

它是第一部獲得科幻最高雙獎——雨果獎和星雲獎的作品,被譽為「科幻文學界的《指環王》」。

許多如今膾炙人口的作品,如《星球大戰》《異形》《阿凡達》《冰與火之歌》……其世界觀架構,都有受《沙丘》影響。

《沙丘》中的沙蟲

《星球大戰:絕地武士絕地學院》里的沙掘蟲

然而,得其給養的,已在影視業青史留名。《沙丘》這位鼻祖,卻遲遲未能擁有一部令所有人都滿意的銀幕改編作。大衛·林奇曾在改編電影一事上折戟,劇集《沙丘魔堡》同樣反響平平,「一美」詹姆斯·麥卡沃伊參演《沙丘之子》,也沒能激起多少波浪。

《沙丘》被冠上了「史上最難改編的科幻小說」之名,但歸根結底,還是因過去的特效水平尚不達標,無法還原原作中宏闊且詳實的未來世界。

1984大衛·林奇版《沙丘》

終於,時間來到了2019年。技術與時機都已成熟,在導演丹尼斯·維倫紐瓦冷峻抽離的鏡頭下,我們終於得以一觀,弗蘭克·赫伯特五十餘年前於紙筆間締造的磅礴史詩。

「誰掌握香料,誰就能掌握宇宙」。在《沙丘》的故事中,香料之於宇宙,就如同石油之於地球。

它能使人延年益壽,也能將未開發的心靈從沉睡中喚醒,擴大人的感官知覺。宇宙飛船的領航員必須要服用香料,才能規劃宇航路線,實現星際旅行。

但這種極度珍稀的資源,僅在一顆名為「厄拉科斯」的星球上產出。

電影《沙丘1》甫一開場,便是皇帝為穩固自身地位,要求同為公爵的厄崔迪家接替哈克南家,接管厄拉科斯星的統治權。

企圖通過利益衝突,借哈克南人之手,剷除威脅與日俱增的厄崔迪人。

男主保羅正是厄崔迪公爵的獨生子。

他是一個本不該降生的人。

保羅的母親傑西卡夫人是雷托·厄崔迪公爵的妾氏,來自貝尼·傑瑟里特姐妹會。

這是宇宙間最古老也最重要的半宗教性質團體,其成員皆為女性。她們通過服用香料,強化自己的精神及肉體,來獲取前代成員(母系)的記憶。

姐妹會成員不僅能用「音控力」操控他人行為和心智,更早已深深滲透進政治核心,試圖通過一代代的基因配種,最終誕育下先知「魁薩茨·哈德拉克」。這個唯一的男孩將能夠看到包括父系與母系在內過去全部人的記憶,成為受姐妹會掌控的統治者及救世主。

在姐妹會的規劃中,傑西卡夫人需要生下一個女兒。但因愛上厄崔迪公爵,傑西卡違抗命令,生下了保羅。

脫離控制的天選之人提前誕生了。

而在跟隨家族抵達厄拉科斯星后,保羅發現,這裡的原住民弗雷曼人也在以一種朝拜的姿態向自己呼喊,稱自己為「李桑·阿爾蓋布」。

原來,姐妹會早已在幾百年前開始布局,令弗雷曼人堅信,會有救世主降臨這片土地,改善沙丘惡劣的生態環境。他們在保羅身上,看到了救世主的影子。

可惜保羅的預知能力並未完全覺醒,沒能看出身邊的岳醫生已受到哈克南人的威脅,成為卧底。

於是在某一夜,哈克南家族聯合直屬皇帝的薩多卡軍團,向厄崔迪家族發動奇襲。雷託身死,保羅與傑西卡被俘,厄崔迪家族一夜之間覆滅。

岳醫生在反水前,將厄崔迪家族的家主戒指留給保羅。

利用音控術,保羅和母親也成功逃入沙漠中,與弗雷曼人相遇。通過一場決鬥,取得他們的信任與尊重。

一切都與保羅先前的夢境相合。

《沙丘2》中,這位天選之子的命運,又將去往何方?

傳奇

很多人看過《沙丘1》后,笑稱這是一部長達兩個多小時的「大型預告片」。畢竟直到影片結尾,保羅才終於與弗雷曼人會合,結束逃亡生涯。

這一出宇宙版《王子復仇記》的「復仇」部分,八字還沒一撇。

好在,就《沙丘2》預告來看,這一部劇情已然步入正軌,堪稱乾貨滿滿。影片時間線緊承前作,與弗雷曼人聯手后,保羅依然為先知能力帶來的夢境所困。

保羅·厄崔迪,肩負重任的天選之子

Duke Paul-Muad'Dib Atreides,蒂莫西·查拉梅飾

保羅·厄崔迪是雷托·厄崔迪公爵(奧斯卡·伊薩克飾)和貝尼·傑瑟里特姐妹會成員傑西卡夫人(麗貝卡·弗格森飾)的兒子,是傳說中的救世主。父親在第一部《沙丘》中被謀殺后,保羅成為了公爵。厄崔迪家族在這場戰爭中,也幾乎被哈克南家族團滅,只有保羅和母親活了下來,被厄拉科斯星球上的沙漠原住民,藍眼睛的弗雷曼人所收留。第二部中,保羅得到了新名字「穆阿迪布」——弗雷曼人對厄拉科斯沙漠袋鼠的稱呼。

保羅成為了弗雷曼人的新領袖,駕馭沙蟲的騎手。是選擇弗雷曼人愛人契妮(贊達亞飾),還是選擇皇帝的女兒伊勒琅·科瑞諾公主(弗洛倫斯·皮尤飾)?這世上不止有愛情還有權力,在《沙丘2》中,保羅還要面對來自死敵,也是他堂兄費德-羅薩·哈克南(奧斯汀·巴特勒飾)的生死挑戰。一直陪伴在他身邊,聽他傾訴的女主契妮,便是在這段時間慢慢走進保羅的心中。兩人如前作中保羅看到的那樣,談起了戀愛。

契妮,她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Chani,贊達亞飾

契妮是厄拉科斯星球上的弗雷曼女戰士,在第一部《沙丘》的後半程才正式出場,卻是保羅夢中經常見到的女孩,貫穿了全片。初遇保羅時,契妮對於保羅和弗雷曼人(賈米斯巴布斯·奧盧桑莫昆飾)的決鬥毫無信心,但還是把自己的晶刀(沙蟲牙齒做的刀)送給了保羅。《沙丘2》中,契妮和保羅這兩顆年輕的心,越靠越近。但對於弗雷曼人來說,救世主保羅的出現,到底是純粹的救贖還是新的掌權者?契妮的心中也充滿懷疑。

可以看到,相比之前如同打醬油似的登場,本作中贊達亞的戲份明顯變多。不止有與保羅獨處約會的劇情,大部分戰鬥及動員場景中,契妮也都有亮相。

另一邊,保羅被認定為救世主后,他的母親傑西卡夫人也被奉為弗雷曼人的聖母。

只是在取得這一身份之前,她還需要通過飲下生命之水的儀式。這是一種劇毒的液體,且與香料息息相關。

沙蟲幼體的排泄物遇水后,會形成香料菌叢。香料菌叢在地底積累並爆發后,經過陽光炙烤風乾,便成為與沙子混合的香料。

而生命之水則是沙蟲幼體遇水死亡前的分泌物。雖毒性強烈,但姐妹會成員通過自身能力將毒素排出后,可憑此獲悉女性祖先記憶,成為真正的聖母。預告中,傑西卡夫人雙眼呈現與香料過度接觸后的湛藍色,面部畫滿神秘字元,證明其已完成儀式。

傑西卡夫人,強大的貝尼·傑瑟里特姐妹會成員

Lady Jessica, 麗貝卡·弗格森飾

第一部《沙丘》中,雷托·厄崔迪公爵曾對傑西卡夫人說過,「我應該娶你的「。傑西卡夫人是厄崔迪公爵的妾,是他的一生摯愛,也是弗拉基米爾·哈克南男爵(斯特蘭·斯卡斯加德飾)的秘密私生女。傑西卡是貝尼·傑瑟里特姐妹會的成員,從小接受了姐妹會的訓練與教育。在厄崔迪家族被哈克南家族消滅后,只有傑西卡和兒子保羅逃了出來,得到了弗雷曼人的庇護。

此時的她,腹中還懷有雷托的遺腹女。在《沙丘2》中,她繼續和保羅留在厄拉科斯的沙漠中,想要按照姐妹會的方式培養他。雖然母親成為了弗雷曼人的新晉「聖母」,但「救世主「兒子和母親並不總是意見統一。傑西卡夫人還會利用姐妹會的影響力,為保羅爭取到多少來自弗雷曼人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是在孕期服下生命之水,傑西卡腹中的女兒,即保羅的妹妹厄莉婭,在尚未出生時便獲得了母系及父系祖先的全部記憶,擁有不遜於保羅的強大力量。這一角色由安雅·泰勒-喬伊出演,但影片中頗為神秘,大部分時間以配音形式存在。

另一位新登場的重要角色菲德-羅薩·哈克南,其身份為哈克南公爵的侄子。

預告中能看到,菲德-羅薩有著辨識度極高的光頭和慘白肌膚。自幼被作為繼承人培養的他擁有高超的戰鬥技巧,曾在家族競技場一戰成名。

費德-勞薩·哈克南,令人恐懼的對手

Feyd-Rautha Harkonnen, 奧斯汀·巴特勒飾

費德-勞薩·哈克南在80年代大衛·林奇版《沙丘》中,是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反派。缺席了維倫紐瓦版《沙丘1》,費德-勞薩終於在《沙丘2》中姍姍來遲。他是哈克南男爵(斯卡斯加德飾)的侄子,也是第一部中拉班(戴夫·巴蒂斯塔飾)的弟弟。姐妹會原本的計劃是,讓費德-勞薩和厄崔迪家族的女兒結婚,生出救世主,結束這兩個家族的恩怨。

結果傑西卡夫人不聽勸,堅持生下來兒子保羅,完全破壞了姐妹會的安排,也讓保羅和費德-勞薩成為了敵人。哈克南男爵還想讓侄子迎娶皇帝的女兒伊勒琅·科瑞諾公主(皮尤飾),因此讓他取代了哥哥拉班的位置,選中費德-勞薩成為自己的繼承人。《沙丘2》結尾,他將與保羅進行一場足以決定宇宙未來的決鬥。

保羅的誕生打破了一切,為此,姐妹會不得不派遣已嫁人的瑪戈夫人與菲德-羅薩私通,以保存對方的遺傳信息。確保即便保羅失控,姐妹會依舊有能力擁有新的先知。

瑪格特·芬林夫人,比看上去更棘手

Lady Margot Fenring, 蕾雅·賽杜飾

瑪格特·芬林夫人的丈夫所在的家族,與帕迪沙皇帝聯繫密切。和傑西卡一樣,瑪歌特也是一名姐妹會成員。作為《沙丘2》中登場的新角色,瑪歌特攜帶著一個秘密,她和年輕的費德-勞薩·哈克南之間,到底會發生什麼?

片中其餘新角色,還包括皇帝及其女伊勒琅公主。

帕迪莎皇帝沙達姆四世,露出廬山真面目

Emperor Shaddam IV, 克里斯托弗·沃肯飾

第一部《沙丘》中,厄崔迪家族的崩塌,是皇帝沙達姆·科瑞諾四世幕後操縱的結果。雷托·厄崔迪深得民心,皇帝覺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因此讓厄崔迪家族前往厄拉科斯星球當權的決定,其實就是在給他們下套。皇帝與哈克南家族聯合共謀,幹掉了雷托及厄崔迪家族的大部分勢力。《沙丘2》中,得知保羅和傑西卡夫人還活著的皇帝,該如何應對?

伊勒琅·科瑞諾公主,優秀的政治策略家

Princess Irulan, 弗洛倫斯·皮尤飾

伊勒琅公主是皇帝的長女,也是姐妹會的一名成員,在第一部《沙丘》只被匆匆提到過,《沙丘2》中掀開神秘的面紗。保羅考慮與她政治聯姻,哈克南男爵也想讓侄子費德-勞薩娶她,但她可不願意只當一枚棋子。伊勒琅公主也是一名作家,一位歷史學家,從私人日記到紀錄重要歷史事件,她的作品數量頗豐。

老熟人方面,原屬厄崔迪家族的戰術大師哥尼·哈萊克,在哈克南人進攻時逃過一劫,遁入沙漠成為香料走私犯。《沙丘2》中,他終於與保羅一行人會合。

哥尼·哈萊克,依然是忠誠的戰士

Gurney Halleck, 喬什·布洛林飾

哥尼·哈萊克是厄崔迪家族麾下的一名戰士,在第一部《沙丘》中,是保羅家鄉星球卡拉丹上,保羅的武器與搏鬥老師。在第一部針對厄崔迪家族的戰鬥中,哥尼手持利刃沖向了哈克南人,成為為數不多這場戰爭中活下來的人之一。在保羅與傑西卡夫人熟悉弗雷曼人生活的同時,哥尼成為了一名香料走私犯。

《沙丘2》中,哥尼意外地與保羅母子重逢,成為了自己曾經的學生——保羅忠實的擁護者與戰士,他也鼓勵保羅,利用弗雷曼人的宗教,達到自己的目的。哥尼會不會有機會向哈克南家族尋求復仇?別忘了,哥尼還是一位精通九弦琴的音樂大師。

弗雷曼人的領袖斯第爾格,則始終陪伴在保羅左右,還教會了保羅駕馭沙蟲原來第一部中令人避之不及的沙漠之主,也可以是弗雷曼人的坐騎。

史提加,弗雷曼人的無畏領袖

Stilgar, 哈維爾·巴登飾

史提加在第一部《沙丘》中的出場時間有限,但依然讓人印象深刻。這位弗雷曼人的領袖本來對於幫助保羅母子興緻不高,但在保羅贏了與賈米斯的決鬥后,保羅也獲得了史提加的尊重。《沙丘2》中,面對地位日益上升的保羅,史提加會保持什麼樣的態度?面對新晉「救世主「,史提加會認同保羅的選擇么?

格洛蘇·「野獸「拉班,暴力幫凶

Glossu Rabban, 戴夫·巴蒂斯塔飾

身為哈克南男爵的侄子,拉班繼承了叔叔的殘忍與暴虐,卻沒能學到心機。在拉班統治厄拉科斯的時期,他的暴政聲名遠揚。第一部《沙丘》中,拉班帶領薩多卡軍團,對厄崔迪家族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屠殺。《沙丘2》中,拉班的哈克南繼承人地位不保,要讓位於弟弟費德-勞薩了。不過這不代表拉班的嗜血天性會被壓抑,他依然是厄崔迪家族的重要敵人。

弗拉基米爾·哈克南男爵,狡詐的幕後主腦

Vladimir Harkonnen, 斯特蘭·斯卡斯加德飾

哈克南男爵是第一部《沙丘》中,消滅厄崔迪家族的罪魁禍首。他利用了岳醫生(張震飾)殺掉雷托·厄崔迪后,也殺了岳醫生夫婦,以絕後患。雷托的毒牙反殺未能成功,哈克南男爵開啟了身上的護罩,逃過一劫。《沙丘2》中,哈克南男爵精心挑選出了更年輕的侄子費德-勞薩,取代拉班成為哈克南家族的繼承人,但他和費德-勞薩間,也有著更多暗潮湧流。

聖母蓋厄斯·海倫·莫希亞姆,聖母心,盒中針

Gaius Helen Mohiam, 夏洛特·蘭普林

蓋厄斯·海倫·莫希亞姆是姐妹會的聖母,皇帝的心腹,正是她親手訓練出了傑西卡夫人。在第一部《沙丘》中,她知道保羅會成為救世主,在保羅前往厄拉科斯之前,專門測試了他。聖母也知道哈克南家族計劃要剿滅厄崔迪家族,但只為保羅和傑西卡夫人兩個人求了情。《沙丘2》中,她和她的徒弟伊勒琅·科瑞諾公主,又在密謀著怎樣的特殊陰謀?

厄崔迪家族被滅后,哈克南家族重新奪回厄拉科斯星的掌控權,繼續開採香料。與厄崔迪公爵主動同弗雷曼人合作的態度不同,哈克南人使用暴力手段壓榨當地人,以在香料貿易中賺取更多利潤。

與香料接觸日久,預知能力大幅提升的保羅,則不斷通過預言壯大自己的力量,直到宇航員公會及皇帝都察覺到他的存在。他是肩負血海深仇的公爵之子,也是被無數弗雷曼人視若神明的救世主。無論哪一重身份,都註定他將領導眾人,與哈克南家族及皇室展開一場終極之戰。

浩瀚史詩

時光君需要再次強調的是,儘管《沙丘2》已經成為業內存在感最強的商業大片,但它絕不是人們印象中超英電影一般的爆米花爽片。

原作雖為科幻作品,但其中融合的生態學思想,對哲學、宗教的思考,才是本作核心。天選之人更可能是被迫背負沉重使命,不斷在責任與自我間掙扎的悲劇性角色。

而想要引導觀眾深入感悟到原作內核,觸碰角色灰暗底色,首先要摒棄的,便是快節奏與熱鬧。這是一部需沉心去看的電影。

宏大壯闊的自然景觀與壓抑肅穆的劇情氛圍相輔相成,一步步渲染著宿命論的悲哀。視聽感受帶來的情緒延展,遠超過情節遞進激起的腎上腺素。

對被短視頻養刁了胃口的大部分觀眾而言,它可能並不那樣容易適應。

但請相信,一旦潛入它的世界,你一定會體會到,這一篇凝重沉鬱的幻想史詩真正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