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左右美國大選的人!拜登和她達成「秘密協議」? 加载评论...
冰汝看美國  2024-02-02 21:21
隨著特朗普加速獲得共和黨提名,拜登正在迅速採取行動,為他的連任競選注入活力。美國的2024年大選很有可能又是兩位並不受歡迎的候選人之間的重賽。



為了吸引越來越多不通過傳統媒體消費新聞的選民,拜登的競選團隊正試圖通過社交媒體發力,其中就包括讓網紅大V發視頻宣傳。上個月,在北卡羅來納州停留期間,拜登對一位支持者的家進行了長達一個小時的訪問。這位支持者的學生貸款通過聯邦計劃被取消。他的兒子後來在 TikTok 上發布了一段拜登訪問的視頻,吸引了數百萬次觀看。這是競選團隊希望以新方式接觸選民的新模式。



《紐約時報》報道稱,拜登團隊夢想中最大、最有影響力的代言目標就是 34 歲的流行巨星泰勒·斯威夫特。霉霉曾在2020年大選中支持拜登,並且她在年輕人中的影響力巨大,而拜登現在在年輕人中並不受歡迎。為了贏得年輕團體的選票,從而擊敗特朗普,拜登和競選團隊現在非常希望霉霉能再來為自己背書。



直接推動選民登記

霉霉是《時代》雜誌評選的2023年度人物,她正在進行的「時代Eras」巡演在今年晚些時候將以超10億美元的票房成為歷史上最賣座的巡演。不僅是票房收入驚人,她的巡演還助推了當地的經濟增長,市場研究公司QuestionPro在去年六月時估計,霉霉的巡演可以為全球經濟增加50億美元。



不僅是在經濟上,政治上,霉霉的號召力也是強大的。她現在在社交媒體Instagram擁有大約2.7億粉絲。美媒全國公共廣播電台表示當霉霉講話時,她的粉絲就會傾聽。



去年9月,霉霉在Ins發帖,鼓勵她的粉絲們登記投票。「我很幸運最近在我的美國巡演中見到了你們這麼多人。我聽到你們提高了自己的聲音,我知道它們有多麼強大,確保你們準備好在今年的選舉中使用他們!」除了文字,帖子還包含了一個在投票網站Vote.org上註冊的鏈接。



該組織表示,在全國選民登記日上新增登記人數為35,252 人,這是 2020 年以來最多的一次,比2022年增加了 23%,其中登記的 18 歲青少年人數增加了一倍多。Vote.org的CEO安德里亞·海利 (Andrea Hailey) 稱,這是展現選民熱情的一個鼓舞人心的信號,特別是有很多剛年滿 18 歲之後新獲得投票資格的選民而言。

雖然尚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註冊與霉霉的帖子直接相關。但Vote.org 報告稱,在帖子發布后一小時內,網站的參與度猛增了 1,226%。《紐約時報》認為在這樣的影響力下,如果霉霉能夠為拜登籌款呼籲,那將價值數百萬美元。

粉絲基礎驚人

Morning Consult 去年3月份的一項調查估計,53% 的美國成年人自稱是霉霉粉絲,支持基礎驚人。

2020 年美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美國約有 2.583 億成年人。如果這一結果和上述調查準確,這意味著全美有近 1.37 億達到投票年齡的人是霉粉,約佔2020年總統選舉中拜登和特朗普選票總數的 88% 。雖然人們普遍認為霉霉的粉絲中絕大多數是民主黨人或左傾人士,但事實好像並不是這樣,據估計,自由派人士約佔她粉絲群的55%。



拜登在 2020 年以不到 10 萬票的優勢贏得了 9 個州。所以如果霉霉的共和黨粉絲中只要有一小部分跟隨偶像的步伐「叛變」支持拜登,也有助於拜登獲得第二個任期。

助力青年選票

上個月中旬,Redfield & Wilton Strategies為《新聞周刊》進行的獨家民意調查發現,18% 的選民表示他們「更有可能(more likely)」或「非常更有可能(significantly more likely)」投票給霉霉支持的候選人。17%的人表示他們不太可能投票給霉霉支持的候選人,而 55% 的人則表示不會受到影響。在所有受訪者中,45% 的人表示是霉粉,54% 的人表示不是。只有 6% 的人表示他們不熟悉霉霉。

傳播顧問詹姆斯·哈格蒂告訴《新聞周刊》:「她影響了美國整個地區的流行文化、體育和經濟,那麼為什麼政治和選舉上沒有呢?」媒體顧問布拉德·阿德蓋特對此表示同意,「她非常有才華,非常受歡迎,並且在流行文化中根基深厚。沒有人接近她的位置。」

哈格蒂還表示:「明星在選舉中的權力之所以增強,是因為明星權力本身的增強。媒體和社交媒體現在是許多美國人生活的核心組織框架。在一個充斥著信息的世界里,明星的聲音能真正引起共鳴。」



《新聞周刊》的民意調查還發現,霉霉的支持對年輕選民的影響最大。大約十分之三的 35 歲以下的美國人表示,他們更有可能投票給斯威夫特支持的候選人。而在65歲及以上的美國人中,只有4%表示他們會受到霉霉背書的影響。

在一場預計青年選票將成為入主白宮關鍵的選舉中,霉霉的影響力顯得尤為重要。根據公民學習和參與信息與研究中心的數據,2024 年的選舉將有 800 萬潛在的新選民。這意味著 4100 萬 的Z世代成員將有資格在 11 月投票。年輕選民通常會投票給民主黨,而該投票集團被認為幫助拜登在 2020 年獲勝。

但由於許多年輕人對拜登處理以色列-哈馬斯戰爭的方式感到不滿,特朗普得以在他們中間進一步贏得支持。《紐約時報》去年12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在 30 歲以下選民中,特朗普的支持率比拜登高出 6 個百分點。在去年7 月份,特朗普還落後拜登 10 個百分點。



公共關係專家理查德·拉爾默認為:「在這個年輕的國家,明星是神。」

作為拜登堅定不移的支持者,加州州長紐森在去年9月份就曾向媒體表示:「泰勒·斯威夫特高大而獨特,我認為,她能夠讓年輕人意識到他們有發言權,並且他們應該在下一次選舉中擁有選擇,她所取得的成就就會是是非常強有力的。」拜登團隊肯定希望霉霉能夠幫助逆轉青年選票流失的現狀。

不過略顯諷刺的是,這是要讓一群年輕人去支持一個年過八十的老年政客。

曾經支持拜登

目前,霉霉並沒有表示自己將支持哪一方。但在之前為數不多的政治發聲中,霉霉都是支持民主黨。

霉霉第一次公開討論政治是2018年的美國中期選舉。當時,在她的第二故鄉田納西州的選舉中,霉霉發帖支持民主黨候選人,並鼓勵大家積極投票。在號召大家投票的ins發出的24小時內,就有超過5萬名新登記的選民。當時特朗普還對霉霉的行為做出了回應,他表示自己對霉霉音樂的愛少了25%。不過,最後民主黨並沒有贏下田納西州的選舉。



在2020年的大選中,霉霉批評特朗普激起了白人至上和種族主義,表示自己會支持一個會讓有色人種感到安全,讓女性權益受到保障,讓LGBTQIA+受到認可,並且重視公共健康的總統。發文公開支持拜登競選,鼓勵大家投票,拜登也轉推表示感謝霉霉的支持。在霉霉的力挺拜登推文發出的24小時內,約6萬5千個選民登記註冊。



特朗普表示自己更紅

《滾石》報道,特朗普私下辯稱,明星代言對拜登沒有幫助,他聲稱他比這位流行歌星「更受歡迎」,而且他的粉絲比她的粉絲更忠誠。

還有報道稱特朗普在上個月表示自己沒有取代霉霉被《時代》雜誌評選為 2023 年年度人物,顯然是荒謬的。



特朗普顧問傑森·米勒在一份聲明中告訴《滾石》雜誌,「喬·拜登可能指望泰勒·斯威夫特來拯救他,但選民們看著這些天高的通貨膨脹率,並說,我們永遠不會複合(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是霉霉的一首歌名。

霉霉男友也被「拖下水」?

因為霉霉支持民主黨的歷史和潛在傾向,共和黨是非常不爽。特朗普在美國政壇和保守派媒體中的盟友對泰勒·斯威夫特發起了言論攻勢。

特朗普競選活動的發言人卡羅琳·萊維特 (Karoline Leavitt) 對一位保守派電台主持人表示:「他們稱這是將拜登拖過終點線的萬福瑪利亞通行證。這個女人以寫關於選錯男人的歌曲為職業。我們不應該相信她,然後在這次總統選舉中選錯人。」

福克斯新聞的知名主播傑西·沃特斯甚至還陰謀論了起來。他稱五角大樓計劃讓霉霉成為支持總統喬·拜登「心理行動」中的「資產」。他說:「大約四年前,五角大樓的心理作戰部門在一次北約會議上提出將泰勒·斯威夫特變成一項資產。」 



沃特斯在黃金時段的節目中還提出了質問:「我喜歡她的音樂,她很好,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她為什麼或如何爆炸成這樣?」他給出的答案是霉霉與拜登政府達成了一項秘密協議,來推動議程並以自己的方式搖擺選民。但沃特斯表示也承認自己沒有證據:「如果我們有的話,我們會分享。」

右翼甚至認為霉霉男友的戀愛關係也是一場陰謀。霉霉的現任男友是即將參加超級碗比賽的堪薩斯城酋長隊球員特拉維斯·凱爾斯。保守派稱他們的關係是一場由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FL和民主黨精心策劃的深層國家心理行動,目的是為了支持拜登。保守派也非常不喜歡霉霉的男友凱爾斯,因為他宣傳輝瑞新冠疫苗和百威淡啤。之前百威淡啤因為讓跨性別網紅迪倫·馬爾瓦尼在社交媒體上進行的促銷宣傳成為右翼憤怒的目標。(一聽啤酒惹怒半個美國 百威找跨性別人代言從銷冠寶座跌落)



前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維韋克·拉馬斯瓦米也認為這段戀愛關係是刻意打造的。他周一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我在想知道下個月誰將贏得超級碗。並且我想知道今年秋天是否會有一對人造文化支持的情侶對總統進行重大背書。」



周二晚,福克斯新聞主持人肖恩·漢尼(Sean Hannity)提問道:「泰勒是否意識到他們希望她代言的那個人是一個跌跌撞撞、笨手笨腳的傢伙,連發表30分鐘演講的精力都沒有,更不用說像她那樣進行一個三個小時的演唱會表演了?」另一位福克斯新聞的主播珍妮·皮羅 (Jeanine Pirro)更是直接喊話,讓霉霉別摻和了,不要參與政治!

霉霉支持並不一定有效

霉霉並不是第一個因支持總統候選人而引起關注的明星。流行文化人物支持政客的歷史由來已久。眾所周知,弗蘭克·辛納屈 (Frank Sinatra) 和他的鼠黨(Rat Pack)夥伴為約翰·肯尼迪 (John F. Kennedy) 的競選活動歡呼。威利·納爾遜在吉米·卡特擔任總統之前和之後都與他保持著密切的關係。吉米·斯圖爾特、查爾頓·赫斯頓和加里·格蘭特都是羅納德·里根的支持者。

經濟學家估計,奧普拉·溫弗瑞 (Oprah Winfrey)對奧巴馬2008 年競選活動的支持在民主黨初選中的價值超過 100 萬張選票。



但也不是說明星支持就能贏。媒體研究副教授凱爾·凱特利(Keir Keightly)就對明星給選舉帶來的關注是否會轉化為選舉變化表示懷疑。「我們認為明星對粉絲擁有某種超能力,這促使我們高估了明星實際擁有的改變思想的力量。」他就舉出了2018年田納西州選舉的例子,霉霉支持的候選人最終還是輸掉了競選。

凱特利認為「我們願意相信明星能夠影響它,我們想要相信明星的力量,儘管目前還不清楚它是否真的能轉化為實際的選舉成功。這裡面有很多一廂情願的想法。」



支持並不一定有效,但抨擊可能會帶來反效果。美國媒體將保守派對霉霉的攻擊成為保守派對抗流行文化的「聖戰」,並分析稱如果特朗普加入這場「聖戰」,那這可能是他 2024 年競選活動迄今為止所犯的最大錯誤,會不必要地讓自己陷入負面言論中。因為就像特朗普的MAGA團體堅定的支持特朗普一樣,霉霉忠實的粉絲對她的支持也是堅定的。如果特朗普陣營持續對霉霉或者霉粉進行攻擊,那可能會進一步刺激她的粉絲給拜登投票。



現在,拜登團隊對爭取霉霉支持和吸引霉粉的討論異常激烈。拜登團隊甚至都讓應聘社交媒體職位的求職者不要再描述他們的泰勒·斯威夫特策略了,因為競選團隊中這樣的建議已經是非常多了。

《紐約時報》乾脆建議把總統送到霉霉時代巡演的某一站。今年10月,霉霉的巡演將會回到美國本土,正是大選來到最激烈的時刻。如果拜登真的能夠在巡演上進行競選拉票,將會是很大的助力。這個提議也許不太現實,但如果霉霉點頭,估計拜登求之不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