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印度這個邦,如何悄悄奪走中國的電子製造業務 加载评论...
南亞研究通訊  2024-02-23 13:45
編者按

本文來自《紐約時報》,文章以蘋果產業鏈向印度泰米爾納德邦轉移為例,指出印度在電子製造領域正對中國形成挑戰。作者表示,儘管印度製造業佔GDP比重仍較低,並與中國等亞洲國家差距顯著,但印度政府正通過「印度製造」計劃積極推動製造業發展,泰邦是其中的典型案例,該邦的成功得益於其教育普及度較高、基礎設施完善與政府支持力度大等因素。從作者的視角看,印度在高端電子產品製造方面存在巨大潛力,隨著泰邦的不斷崛起,印度有望成為全球供應鏈中的重要一環。不論作者觀點客觀與否,泰邦的發展模式也確實值得我們關注研究。南亞研究小組特此編譯本文,供讀者批判參考。



印度斯里佩魯姆布杜爾,富士康一處生產iPhone的綜合體中,工人們正在建造一間女性員工宿舍。圖源:《紐約時報》


在南印度工業區的一片泥濘地上,印度正悄悄轉移中國的蘋果iPhone和其他電子設備的製造業務,而在過去,這片土地曾是農田。

在泰米爾納德邦斯里佩魯姆布杜爾鎮(Sriperumbudur),人們稱蘋果公司為「顧客」,因為它注重保密,所以人們不敢直呼其名。

但有些事情無法掩蓋,例如這裡兩座規模巨大的宿舍樓群正拔地而起共有13棟樓,呈L形布局,每層都有24個房間。每個粉色房間都將容納六名工人,全是女性。這兩座樓群將分別容納18720名工人。這一幕與中國城市深圳或鄭州如出一轍,這兩個城市因強大的iPhone生產能力而聞名。

斯里佩魯姆布杜爾是台灣公司富士康(Foxconn)在印度擴張的所在地,長期以來一直在生產iPhone中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



斯里佩魯姆布杜爾的新宿舍將容納超過3.7萬名工人 圖源:《紐約時報》



兩個地塊中每一個都將建有13幢宿舍樓。圖源:《紐約時報》


直到2019年,大約99%的iPhone都是在中國製造的。當眾多公司都在尋求將其業務擴展到中國以外的國家時,印度因其推動國內製造業發展,正在削弱中國的主導地位。據估計,2023年全球13%的iPhone在印度組裝,其中約四分之三在泰米爾納德邦製造。預計到明年,印度製造的數量將翻一番。

儘管強勢的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推動了近10年的「印度製造」倡議,但製造業在印度經濟的佔比卻停滯不前。印度的製造業占經濟比例約為16%,略低於莫迪於2014年上任時的水平,遠低於中國、日本、韓國等亞洲國家崛起時的水平。

印度迫切需要更多的技術工作崗位,而工廠工作是最能創造這些工作的。2023年,印度超過中國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其勞動年齡人口正在迅速增長。但要將這種人口膨脹轉化為實際優勢,就意味著提高印度工人的生產力。但他們其中一半仍然依賴小農業。

泰米爾納德邦可能率先改變這種局勢。這個有7200萬人口的邦目前正以全國未能實現的方式取得成功。中央政府於2021年開始在全國範圍內補貼電子製造業,這引發了德里衛星城諾伊達(Noida)的淘金熱。

但對於泰米爾納德邦來說,這種激勵措施並不是其成功的主要誘因。泰米爾納德邦工業部長T.R.B.拉賈(T.R.B. Rajaa)可以滔滔不絕列舉該邦內在的優勢:學校、交通、工程師畢業生。



泰米爾納德邦工業部長TRB‧拉賈,該邦管轄著斯里佩魯姆布杜爾。他表示該邦將自己的經濟增長與斯堪的納維亞標準進行對比。 圖源:《紐約時報》

拉賈說,「我們從不將我們的增長與其他印度邦相比較,我們將自己的增長與斯堪的納維亞國家(Scandinavian countries)的增長相比較,並且如何超越它們。」拉賈先生和泰米爾納德邦其他支持者為他們邦所建立的人力資本感到自豪,特別是其中的女性工人。泰米爾納德邦許多女性從事正式工作,而在其他邦幾乎沒有女性從事工廠工作:全印度女性工廠員工中有43%工作在泰米爾納德邦,而泰米爾納德邦人口只佔全國人口的5%。



泰米爾納德邦的婦女在當地勞動力中佔有重要地位。圖源:《紐約時報》

泰米爾納德邦的一些地區已經成為工業領域的佼佼者。從其首府金奈(Chennai)沿海延伸出一條長長的汽車和汽車零部件製造商帶;在西部的哥印拜陀(Coimbatore)山谷,工廠專門生產壓鑄件和泵;在蒂魯普爾(Tiruppur)有一個針織品集群;印度最大的火柴生產商位於錫沃加西(Sivakasi)。

令人驚訝的是,印度正大舉進軍iPhone這樣的高端產品。畢竟印度在生產T恤或運動鞋等方面從未具有國際競爭力,被孟加拉國和越南等較小且以前較不發達的國家趕超。

21世紀以來,這並不是印度第一次被期望在高價值電子產品製造領域攀升,這也不是泰米爾納德邦第一次視為最佳的製造基地。早在2006年,芬蘭的諾基亞(Nokia)公司在斯里佩魯姆布杜爾政府規劃的工業區中心建了一座大型工廠。當時的諾基亞是一家手機巨頭,計劃每年製造數百萬部手機,供應給印度和全世界。但智能手機的到來和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摧毀了這些夢想。



「讓我們為印度的製造業和社會的改善盡自己的一份力量,」富士康首席執行官劉揚偉上周表示。圖源:《紐約時報》


但根基從未消失。斯里佩魯姆布杜爾最初的吸引力來自其在汽車製造領域的經驗。1996年,隨著印度對外國投資進一步開放和泰米爾納德邦成立了第一個邦發展機構,現代汽車在這裡建立了工廠。玻璃製造和基本電器產品紛至沓來。在經歷了一段低迷時期后,諾基亞舊址被當地的高端電源充電器製造商Salcomp重建,現在為蘋果等公司提供充電器。其他十幾家已知的或傳聞中的蘋果供應商的工廠也紛紛湧入,還有三星(Samsung)、戴爾(Dell)和其他大型跨國電子公司。

1月26日的印度共和國日,富士康首席執行官劉揚偉在新德里接受了該國第三重要的平民榮譽獎——蓮花勳章(Padma Bhushan)。「讓我們為印度的製造業和社會的改善盡一份力,」他說道。

蓬勃發展的中小企業網路為泰米爾納德邦的成功做出了貢獻。其中之一是斯里佩魯姆布杜爾的Sancraft Industries,這家公司年收入約500萬美元,為少數幾家為iPhone提供零部件的公司生產塑料模具。

該公司創始人阿米特·古普塔(Amit Gupta)說,諾基亞「把生態系統帶到了這裡」,諾基亞的芬蘭工程師為引入全球標準做出了許多努力。他與早期客戶法國施耐德電氣(Schneider Electric)的合作經驗,教會了他如何將自己的業務與最近從韓國、中國大陸和台灣來的新客戶整合起來。



Sancraft Industries創始人阿米特·古普塔(左)參觀一家斯里佩魯姆布杜爾的工廠,在這裡,該公司為一些蘋果供應商生產零部件圖源《紐約時報》



Sancraft為iPhone供應鏈上的公司生產塑料零部件 圖源:《紐約時報》

作為國際供應鏈的所在地,泰米爾納德邦吸引了迎合西方和東亞口味的餐館和雜貨店。「這裡就像一個小中國,」15年前曾在深圳工作的古普塔說。

在印度國內外,人們對印度能在全球供應鏈的某些部分取代中國的前景感到興奮。2023年,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在印度亮相,雙手合十,額頭上有一個朱紅印記,為該國第一家蘋果商店揭幕。

總計有130多家《財富》500強公司在泰米爾納德邦開展業務。

斯里佩魯姆布杜爾的電子園區看起來十分相似。花園和停車場里停滿了數十輛白色巴士,與低矮的裝配廠隔開。這些巴士接送成千上萬的工人往返於30至60英裡外的村莊。

在一家蘋果供應商的廠房裡,穿著藍色工作服、戴著口罩的工人走過一排排白色鋁板覆蓋的機器,地面上貼著黃色箭頭標記的道路。低矮的天花板、明亮的視野和用英語和泰米爾語勸誡良好行為的標語構成一幅和諧的畫面。

未來還有更多。美國玻璃製造商康寧(Corning)正在印度建立一家工廠,可以生產iPhone的Gorilla Glass屏幕,越南的VinFast Auto汽車公司宣布投資20億美元,在印度建立一家電動汽車製造廠。



韓國料理在斯里佩魯姆布杜爾大受歡迎。古普塔在Sancraft的團隊很喜歡在一家名為Maljukgeori的餐館用餐。圖源:《紐約時報》



斯里佩魯姆布杜爾一家三星工廠外 圖源:《紐約時報》


泰米爾邦工業部長拉賈也不止步於1000美元的智能手機。他和泰米爾納德邦的其他官員正在努力吸引更多企業來大量生產更便宜、更大規模的產品。如果印度其他地方都能效仿泰米爾納德邦,印度或許就能為其年輕人和不斷增長的人口提供足夠的低技能工作。

1月的第一周,拉賈向外國投資者展示了他的計劃,其中包括一個新興的非皮革鞋類工業集群。在斯里佩魯姆布杜爾以南約140英里(約合220公里)的佩蘭巴魯(Perambalur),耐克(Nike)、阿迪達斯(Adidas)和Crocs剛剛在這裡開始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