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霸強暴啞女后被其夫殺死 一把消失的刀決定丈夫命運 加载评论...
資訊  沒藥花園  2024-02-11 19:41
我們之前發過各種類型的案件,有一類案件每每發出,總會特別有討論度,那就是「反殺案」。襪皮早年在公號寫過龍哥被反殺的案子。

2018年8月27日,在江蘇某地,以暴力催賬為生的地痞惡霸龍哥酒足飯飽后,駕車至一個十字路口,因為想搶佔非機動車道右轉,與騎電動車的於海明發生爭執。隨後龍哥提刀追砍於海明,因為醉酒,不料手滑刀落,於海明眼疾手快拾刀反殺,連砍數刀,其中一刀劃破龍哥的腹部,腸子翻了出來。



(監控拍下的鏡頭)

隨後,龍哥因傷勢過重,在進入醫院一小時后,就被宣布不治身亡。而於海明也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關進了拘留所。

拘留所里的於海明得知龍哥已死,焦慮和恐懼溢於言表,這個中年男人平日話少、老實,在他心中,也有著那個最樸素的念頭——殺人就應該償命。一個普通的下班夜晚,自己怎麼突然就變成了「殺人兇手」?

這樁案件發生后,引起了轟轟烈烈的網路大討論,每個人都在追問,正當防衛與故意傷害的界限在哪裡?法律又該以什麼樣的限度保護當事人?

在各種不同的聲音中,還夾雜著各色陰謀論和臆測,比如於海明是否被人收買,這場反殺是不是一場陰謀,事實上,於海明只是一個普通的酒店技術員工,當時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我相信,這類案件之所以令我們討論與關注,是因為兩點,休戚相關和感同身受。

在看到種種「反殺案」時,我們總會不自覺地追問自己,當事件發生在「我」身上時,「我」該怎麼面對。

一個普通的下班夜,當我遇到有人無故挑釁,暴力相向時,該怎樣反抗;當深夜有人用菜刀砸我的家門時,我應該如何應對;那些突然降臨的危機,會不會讓我在保護自己時,突然變成了傷人者,甚至殺人犯?

再講一樁案子。

王永強向村中惡霸劉文經借了高利貸,誰知這竟成為這個家庭噩夢的開始。劉文經手握債權,頻繁霸凌王家,甚至侮辱了他的妻子郝秀萍。

一向懦弱的王永強看著妻子,血沖腦門,拿起一把剪刀就追了出去。王永強對著劉文經捅刺了16下,其中兩刀是致命傷。劉文經被送進醫院,命懸一線。



監控視頻記錄了一切,但王永強稱,當時在監控死角,劉文經是要去車上拿刀。自己可以認罪,但自己確實是在劉文經拿刀的刺激下,認為他會殺了自己,才先發制人,試圖阻止這個惡魔。

劉文經一家作為村霸,聚眾在檢察院門口鬧事,想要讓王永強以命抵命。

或許案件可以就這樣以故意傷害罪起訴,但檢察官呂玲玲始終不願放棄尋找王永強口中的那把刀。她堅信,這把刀是以什麼罪名起訴王永強的關鍵:是防衛過當,還是故意傷害?

剛從下級檢察院掛職上來的檢察官韓明,在此時介入了這起案子,他的兒子剛因為制止教導主任的兒子校園霸凌,面臨被起訴……韓明原本只想遵循慣例,儘快起訴息事寧人,他也想讓兒子儘快去道歉,不要影響高考,但呂玲玲的堅持,和正義感爆棚的妻兒,令這個人到中年,早已失去了少年心氣的普通檢察官,慢慢發生了變化。

上面講述的郝秀萍的案件,來自電影《第二十條》。



之所以叫第二十條,是因為刑法第二十條這樣寫道: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或者他⼈的⼈⾝、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的不法侵害,⽽採取的制⽌不法侵害的⾏為,對不法侵害⼈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還記得我們開頭提到的龍哥案件嗎?反殺龍哥的於海明在看守所待了5天後,終於迎來了好消息:他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后,撤銷了他的案件。

說回《第二十條》,電影結局時,在檢察官韓明一番慷慨的陳詞后,影院里響起啜泣聲(我和高葉飾演的呂玲玲一樣,臉都哭歪了囧)。這一刻,觀眾的心得到了撫慰。

法律存在的意義是為了弘揚社會正氣,壓制犯罪分子,讓公民敢於行使正當防衛權,保證公民面對兇殘暴徒時無需畏手畏腳。

法律的判罰並不應該是誰傷誰有理,誰鬧誰有理。

正當防衛判罰標準的更新,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都非常重要,因為這代表的是最廣大老百姓的心聲,是法治的進步,是對好人好事的鼓勵,是對仗勢欺人者的震懾。如果之前是因為道德沒有約束力,壞人才無法無天,那法律總可以了吧。

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絕不向惡勢力低頭!



可能有一些提前看過電影宣傳的觀眾想問,《第二十條》不是喜劇嗎,話題這麼嚴肅?沒錯,它的表現方式是詼諧的,但那種輕快是通過演員的表演和有趣的細節來完成的,無損電影議題的嚴肅性。

除了郝秀萍(趙麗穎飾)直擊人心的表演外,



檢察官韓明(雷佳音飾)和李茂娟(馬麗飾)夫妻倆,是近幾年我在影院看到的最有化學反應的搞笑一家人。



張譯飾演的教導主任、陳明昊飾演的李茂娟哥哥、王驍飾演的檢察官也貢獻了不少笑點(如果有王驍和高葉的CP粉,那你們有福了~)。



這些幽默感更多來自於演員渾然天成的配合,不是撓咯吱窩類的尬笑笑點,看起來很舒服。

還有不少小驚喜,比如劉文經是由「小流氓特型演員」阿如那飾演的,他那個「氣質」,是在大街上看到都想躲遠點的程度……



「小啞巴」蔣奇明這次會說話了!



不過顯然,他的舅舅張譯不怎麼想聽到他說話……



還有楊皓宇、李乃文、范偉、潘斌龍、蔣詩萌等等一眾好演員,任何一位平時都會讓我點開他們的作品看一看,別說扎堆出現了。

放映完畢后,我跟家人就正當防衛和見義勇為的問題討論了很多。不管代入的是現實中的於海明,還是電影里的王永強,或是韓明的兒子,不管討論中的情況多麼極端,多麼對自己不利,我們總在某個時刻發現,答案仍是統一的。

有些道德觀和樸素的正義觀,已經深植在我們腦海中,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思考的時候,我們只能做出下意識的反應——全力保護自己,儘力幫助他人。

「第二十條」是守護正義的金鐘罩,也是面對危險的防彈衣,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權衡利弊,去細細計算得失時,防衛只要「正當」,我們就能無所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