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頂級嫩模嫁入王室 卻被王子當牲畜對待 加载评论...
迷霧調查  2024-01-30 20:24
瑪諾哈拉,本世紀初印度尼西亞最為耀眼的一顆新星,曾被時尚雜誌《時尚芭莎》譽為「印尼100名模」之一。

她12歲就在國際上大放異彩,14歲受國家首腦邀請參加國宴,更是在16歲直接嫁入鄰國馬來西亞王室,還一度被稱讚為「馬來西亞的最美王妃」!從平民升級為皇室成員,此時的瑪諾哈拉儼然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僅僅九個月後,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瑪諾哈拉竟然通過報警的方式,在新加坡警方和美國大使館的幫助,逃離了馬來西亞王室!並轉頭就把自己的新婚丈夫——馬來西亞吉蘭丹州的三王子、東姑·法里克告上了法庭,稱這個道貌岸然的傢伙自從新婚,就不斷對自己進行性虐、人身控制、精神羞辱、注射藥物,甚至還用小刀在自己身上切割作畫取樂!

然而,面對逃跑妻子的指控,東姑王子卻轉頭對著媒體大吐苦水,反訴妻子和岳母敲詐勒索、對他索取大量金錢,甚至策劃了一場有預謀的騙婚!

那麼,這場馬來西亞王室醜聞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到底是王子狼披羊皮、心理變態,還是平民王妃一家拜金主義、貪得無厭?



童話開端

瑪諾哈拉,為了方便後續講解,我們直接把她稱為阿瑪。

1992年,阿瑪出生於印度尼西亞,母親是印尼人,父親是美國人,因此她一出生就擁有印尼和美國的雙重身份。在阿瑪兩歲的時候,他的父母就因為感情不和離婚了,彼時小阿瑪由於年紀太小,被交給母親黛西撫養。

母親很快又給她找了一個繼父,叫做賴納,兩人生下了一個女兒迪維,後來又領養了一個養女莎莉哈。因為母親黛西具有法國血統,所以這一家人絕大多數時間都是生活在法國的。不過,因為缺乏謀生手段,他們在法國生活的並不富裕。

對於這種平凡乏味的生活,出生沒落貴族家庭的母親黛西打心眼裡不滿,她一直期待著找一個機會,重新躋身上流社會,過上富足奢侈的生活。慢慢的,小阿瑪長大了,作為混血兒,她出落得凹凸有致、容顏姣好,看著像花一樣綻放的女兒,黛西的野心逐漸膨脹,她想借著女兒向上爬。

於是,她開始著重培養女兒釣金龜婿的能力——從小就嚴格要求小阿瑪的飲食、控制身材體重,以名媛的標準規範她的一舉一動。而小阿瑪也不負她所望,10歲起就在模特行業里嶄露頭角、登上t台,成了許多知名雜誌的寵兒,被《時尚芭莎》評為「印尼100」名模之一。

等到了14歲,拍攝了多封著名雜誌封面的小阿瑪已經成了印尼炙手可熱的「瑰寶」,有很多出入上流社會晚宴的機會,終於,在這一天,她接到了時任馬來西亞副首相納吉、在吉隆坡舉辦晚宴的邀請。

就是在這場晚宴上,14歲如花骨朵一般嬌艷的小阿瑪,被年長她一倍的馬來西亞吉蘭丹州三王子——東姑·佩特拉一眼相中,隨後東姑王子就對她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被王子追求,就很可能在日後飛上枝頭做鳳凰,對於這場戀情,母親黛西持強烈的支持態度。可小阿瑪卻對王子沒有多大的興趣,她覺得王子既不帥氣,還幾乎禿頭,更重要的是,小阿瑪從朋友口中側面打聽到,這個東姑王子就是個風月場上的老手,緋聞艷遇事迹一連串,這樣的人怎麼會有真心呢?因此,小阿瑪一直對王子的追求很是抗拒,終於,在2007年11月的一次輪渡約會上,王子忍無可忍,強行侵犯了小阿瑪,小阿瑪回家和母親哭訴,母親也找到了王子興師問罪。

東姑王子的態度倒是很好,說自己可以負責,隨時都願意娶小阿瑪做王妃,而且也真的像浪子回頭一樣,頻繁從馬來西亞飛往印尼,只為了能和小阿瑪見上一面,名表、名畫、名包、珠寶等奢侈品更是流水一樣送個不停。

母親黛西被馬來西亞王室的財力徹底震驚了,她開始給小阿瑪做思想工作,再加上王子的甜言蜜語,小阿瑪終於淪陷了。很快,在2008年,年僅16歲的小阿瑪和30歲的東姑王子舉行了盛大的婚禮,馬來西亞的「最美王妃」從此誕生。



從平凡的灰姑娘逆襲成尊貴的王妃,小阿瑪不由得開始幻想自己婚後的甜蜜生活,然而,現實卻給了她沉重的一擊,自新婚之夜開始,她就開始了一段終生難忘的噩夢,甚至留下了一輩子的心理陰影。

性奴生活

新婚的那一夜,正好趕上小阿瑪的生理期,可東姑卻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原本的柔情蜜意全都消失不見了,展露出了惡魔般的真面目,他根本不關心小阿瑪的身體,強行侵犯了她,事後又對她大喊大叫、拳打腳踢、極盡侮辱,據小阿瑪在事後回憶,東姑直接辱罵她是被自己買回來的奴隸,說她沒資格做他的妻子,只配睡在地板上。

然而,這一切還僅僅只是個開始,東姑對小阿瑪的虐待逐步升級,把她關在卧室里,只要東姑進入卧室,就意味著小阿瑪的將遭遇殘酷的刑罰,毆打已經是家常便飯,東姑會在小阿瑪拒絕他親熱的時候,給小阿瑪注射一種強效的鎮定藥物,這種藥物會讓小阿瑪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但精神依舊清醒,之後,東姑會在小阿瑪完全清醒的狀態下,用小刀在她的胸部、腰部、大腿、臀部切割出無數條血痕作畫取樂。

可以說,單純的暴力已經上升為殘酷的性虐,而小阿瑪也就在這時,頂著王妃光鮮亮麗的頭銜,徹底淪為了王子洩慾的性奴:

「我被當成了動物,我就像他的財產,每當他想和我玩,他就走進房間,我就像一件物品」

小阿瑪過得痛不欲生,因為害怕被王子切割身體,她每天強撐到凌晨4點都不敢入睡。

她曾經試著逃出東姑的宅子,到附近的警察局去報案,但「最美王妃」的頭銜早已人盡皆知,警員看到小阿瑪的臉,第一反應就是把她送回東姑王子身邊,因為馬來西亞王室的尊嚴不容一丁點兒醜聞的玷污。

而被送回去的小阿瑪自然會遭到更加殘酷的對待,東姑給她安排了24小時的安保人員、監控她的一舉一動,這下她連報警的機會都沒有了。因為遭到如此殘酷的對待,小阿瑪整個人精神不濟,暴瘦了十幾斤,變得骨瘦如柴。但作為王妃,東姑難免要帶她出席一些重要的場合,為了營造王妃「過得很幸福」的假象,東姑就開始給小阿瑪注射過量的激素藥物,刺激得小阿瑪水腫虛胖,幾乎全世界都認為小阿瑪這是婚後的「幸福肥」!

小阿瑪受了委屈無法向外界公布,就只能和家人訴說,可東姑卻蠻狠的切斷了她和家人的所有聯繫,甚至在小阿瑪和母親黛西在沙特旅行時,直接用私人飛機劫走了小阿瑪,留下黛西一個人。黛西為此非常的憤怒,她想來馬來西亞見女兒,卻被馬來西亞海關告知她被禁止入境了!

於是,在2009年4月,黛西對媒體公布了女兒遭受王子軟禁、並禁止與家人見面的事實,她還要求撮合了東姑和小阿瑪的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對這件事進行徹底的調查。這件事雖然鬧得沸沸揚揚,可最後馬來西亞方面也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慢慢的,吃瓜看熱鬧的人也就散了。

可就在大家都為這場王室鬧劇已經落幕的時候,一個更重磅的消息發酵了——馬來西亞的「最美王妃」居然逃回了印尼!



落跑王妃

或許是因為老天都在可憐這個凄慘的女孩,2009年5月底,小阿瑪終於等到了一個可以逃離魔窟的機會——東姑王子的父親、蘇丹伊斯梅爾(伊斯梅爾·佩特拉·沙阿二世)生了重病,被轉移到了新加坡治療,而東姑和阿瑪作為兒子、兒媳理應陪同。

阿瑪的母親也得知了這個消息,她聯絡了當時馬來西亞巫統的領導者之一——拿督卡達爾·沙·蘇萊曼,求卡達爾解救自己的女兒。

在飛往新加坡的前一天,卡達爾見到了阿瑪,因為當時東姑也在場,卡達爾沒法和阿瑪策劃逃離,但機靈的阿瑪卻趁著雙方握手的時候,塞給了他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她和東姑王子明天即將在新加坡皇家廣場酒店落腳。

第二天,也就是2009年5月30號,卡達爾和阿瑪的母親黛西叫上了新加坡警察,在酒店1樓,等待著阿瑪從13樓的套房下來后解救她。但他們的行動被東姑王子的保安察覺了。在電梯來到3樓的時候,保安想要把阿瑪拉出電梯,改走其他秘密路線,遭到了阿瑪的強烈抵抗。

阿瑪稱電梯里有監控錄像記錄著保安對她施暴的畫面,這段畫面如果留出,會讓王室蒙羞,這讓保安一時間不敢接進她。趁這個空隙,阿瑪按下了電梯的緊急報警按鈕,1樓的新加坡警察衝上3樓,正好撞見東姑王子親自下場,蠻狠的拽著阿瑪、想把她拉出電梯的畫面。

一開始,持槍的新加坡警察要求東姑放阿瑪離開,但遭到了東姑的拒絕,他表示自己有權利處理自己的妻子。但阿瑪立即對新加坡警員出示了自己的美國護照,新加坡警方馬上就採取了強制措施,把東姑和阿瑪分開。阿瑪就這樣離開了自己的惡魔丈夫,之後又在新加坡美國大使館的幫助下,於31號凌晨回到了印尼。

剛落地印尼機場,阿瑪就對媒體公布出了東姑其實就是個家暴男的事實,稱他對妻子毫無尊重。母親黛西也表示,曾聽女婿羞辱女兒是「一輛豪華車,中看不中用",揚言要用其他車子代替她。

之後,阿瑪在印尼政府的支持下進行了驗傷。印度尼西亞的法醫慕尼尹向媒體指出,阿瑪哈拉身上有多處新舊傷痕,特別是在胸前,背部則有針孔注射的痕迹,額頭也有燙傷,但血液和尿液的檢驗報告尚未發現異常。本國精緻的瑰寶模特,居然在鄰國慘遭虐待,印尼民眾群情激憤,痛罵馬來西亞。



隨即,阿瑪也在律師阿巴斯的幫助下,對東姑王子和王室的其它6人提告,這裡面就包括了吉蘭丹州蘇丹和蘇丹妃,即她的公婆,控訴他們虐待自己,並拖欠了在婚前承諾的150萬令吉結婚聘金,和價值約5000美元的首飾。印度尼西亞的外交部發言人也表示,大使館將盡一切努力幫助阿瑪討回公道。

可面對印尼來勢洶洶的討伐,時任馬來西亞副總理的穆希丁·亞辛卻表示,馬來西亞政府不會調查這些指控,因為阿瑪受虐事件發生在馬來西亞,印尼無權調查,馬來西亞的總警長哈山也表示,無人在馬國報案,因此不會開啟調查。

看到這,是不是任誰都會覺得,馬來西亞這件事做的實在是不地道了?!

然而更讓人震驚的事兒還在後面。



惡魔母親

幾天後,東姑王子居然堂而皇之的站了出來,他反駁了自己的家暴傳聞,並在馬來西亞,把妻子和岳母告上了法庭,稱她們組織策劃了這場騙婚,並企圖製造輿論,向自己勒索巨額財產。

東姑王子表示,在結婚之前,岳母黛西就和自己索要了120萬令吉、約合25萬美金的好處費,之後,還要求自己為她償還了大量的欠款。換句話說,在東姑王子的認知里,阿瑪這個妻子就是被岳母黛西「賣給」自己的漂亮奴隸!

可即使阿瑪是被母親給賣了,作為丈夫,東姑也不該如此羞辱自己的妻子,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馬來西亞高等法院竟然在阿瑪母女缺席庭審的狀態下,支持了東姑王子的說法,責令黛西償還120萬令吉,並要求阿瑪在14天內回到丈夫東姑的身邊,否則就要取消她王妃的頭銜。

對於這種荒唐的結果,印尼群眾義憤填膺,指責馬來西亞公然包庇王子犯罪,可就在這激烈的罵戰里,阿瑪的母親黛西居然退縮了,還拉著女兒一起做起了縮頭烏龜!原來,黛西向東姑索要的120萬令吉都已經被她奢靡的生活揮霍一空了,哪裡還有錢還給他呢?如果東姑一直追著她要這120萬,搞不好她還要去坐牢。

因此,黛西就只能不斷以自己含辛茹苦把阿瑪養大的感情牌,勸說阿瑪撤訴,趕緊和王室和解。被母親的眼淚逼的沒了辦法,阿瑪即使再不情願,最終也只能放棄索賠,選擇撤訴,拿了一紙離婚協議了事。

黛西這樣的做法當然遭到了印尼群眾的不滿和嘲諷,繼而有人扒出,早在2007年,黛西和自己的二婚丈夫賴納,就曾在法國,被養女莎莉哈指控虐待和性侵!據莎莉哈控訴,她在7歲時被賣掉,收養人是黛西的母親安迪,安迪死後,她被交給黛西監護,而黛西從她15歲起,就一直剝削奴役她。2002年,她和黛西一家去法國,一抵達法國,護照就被拿走,以至於她無法返回印尼,從此淪為黛西一家的免費保姆,並在2007年遭到了養父賴納的強姦。

而在法庭上,賴納也承認了自己曾在黛西的指使下,脫下了莎莉哈的衣服,撫摸她的身體。而後,賴納和黛西分別被判處4個月以及18個月的有期徒刑,區別在於,賴納留在了法國服刑,而黛西則逃回了印尼。

因為有逼迫未成年人進行性行為的前科,印尼群眾也紛紛開始懷疑,黛西這個逃犯身上是否隱藏著更多的秘密?阿瑪的不幸婚姻,真的不是黛西在幕後策劃的嗎?

印度尼西亞的一個非政府組織,也呼籲當局調查黛西,看她是否是故意利用了阿瑪,在她還未成年的時候就把她嫁了出去。因為根據印尼2002年國家兒童保護法第23項第81條,父母故意強迫其子女與任何其他人發生性關係,最高可被判處15年監禁和3億印尼盾罰款!

從這開始,原本一邊倒支持阿瑪的輿論被反轉,變得混亂起來,印尼人覺得阿瑪年紀尚小,只是母親野心的犧牲品,而馬來西亞人則認為阿瑪本身就是個企圖嫁入皇室的拜金女!



結束王室生活后,阿瑪繼續了自己的模特事業,並逐步跨圈成為演員,因為那離奇的皇室經歷,有許多劇本找上門來,她的名氣如日中天,事業也發展的非常紅火,創立了自己的出版社,從事公益活動,還參選了議員。

和阿瑪相比,她的丈夫東姑王子就沒那麼幸運了,在他的兄弟繼承王位后,他被剝奪了王室頭銜,現在也是一介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