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入千萬!5億人愛看的低成本短劇,到底有多賺錢?(組圖) 加载评论...
資訊  穀雨實驗室  2023-11-27 12:22
2023年的短劇市場,用「亂花迷人眼」來形容毫不為過。雖然今年人人喊著「消費降級」的口號,可在短劇里享受爽感的觀眾,甘願為自己的上頭兇猛付費。

短劇《招惹》開播兩周分賬收益便超過800萬;僅有3集的《逃出大英博物館》播放量超10億;小程序劇帶著古早愛情故事走向國際,在海外市場風生水起……

不得不承認,短劇徹底爆發了。

短劇,一路狂飆

根據廣電總局數據顯示,2022年短劇備案數達到了2775部,同比增長近600%。《微短劇創作現狀、問題與發展趨勢》報告預測,23年的短劇備案數量將達到3500。

而現在大部分短視頻平台短劇、小程序短劇還無須備案,如果都加上則是更為誇張的體量。



一路狂飆的,不只是短劇市場的體量,還有短劇本身的內容。

如今短劇這一概念已經細分出了三種類型:愛優騰等長視頻平台的短劇單集一般在10分鐘左右;在抖快等短視頻平台,3分鐘以內、20集左右的短劇佔據主流;而今年爆發的小程序劇單集也在1~3分鐘,集數卻動輒100+。

但無論短劇在形式上如何發展變化,核心特點都非常固定,那就是體量小、爽感足、節奏快。

與傳統劇集相比,短劇更加輕量,一般單集不超過15分鐘,是碎片時間的絕佳消遣。打工人在擁擠的通勤路上,輕輕鬆鬆就能跟著主角們走完大半部相愛相殺。

短劇雖短,但要素俱全,且標籤鮮明。不僅「主料」足夠刺激,「輔料」也五花八門,疊加起來,一下子就能滿足觀眾多樣的胃口。

比如《東欄雪》就主打「女A男O」,即CP關係中女性佔主導地位。奪嫡皇子與復仇宮女「強強」聯手,在「權謀」中上演了一段又甜又虐的「雙向救贖」。這種CP搭配在熒屏上較為少見,但在網文中已並不新鮮。



在有限的時長里,短劇不僅開啟「倍速劇情」,還會加入密集的反轉。

我們研究了《二十九》前六集的劇情內容。在這部單集不到3分鐘的短劇里,每集都會有1~3次轉折,尤其是結尾必有反轉高能。

以第一集劇情為例。開頭中「黃金7秒」中,袁裴(原配)發現了老公出軌。隨著劇情推進,知情后的袁裴沒有直接撕破,反而選擇潛伏在陸筱杉(小三)身邊觀察。本以為袁裴的復仇大戲完美展開,沒想到結尾陸筱杉輕蔑一笑:原來相見的第一眼,她就已經認出了袁裴。



憑藉迅速擴張的供給與全程高能的劇情,短劇已經成為了許多觀眾的「生活必需品」。

《2023中國網路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22年12月,我國短視頻用戶規模達10.12億。而這十億用戶中,有50.4%在最近半年有看過3分鐘以內的微短劇、泡麵番等。僅僅是快手平台的短劇日活用戶,就已經超過2.6億。

兩極分化的「神話」 


如今視頻平台的傳統短劇已經不再伴隨著「低俗」的標籤,搖身一變成了「小而美」的化身。我們統計了11部豆瓣評分超過7分的短劇,其中不少劇集的口碑都超過了同期播出的大製作。



這些高分短劇有著獨特的致勝法寶。

比如《虛顏》《東欄雪》都是以畫面和氛圍感出圈,被誇讚「對觀眾的眼睛很友好」。《大媽的世界》《逃出大英博物館》則是選題的勝利:前者用詼諧手法刻畫了中國大媽這一群體的生活,頗具人文關懷;後者結合大英博物館失竊實事,以文物流失主題擊中社會情緒。

在這些短劇的評論區,經常可以見到這樣一句感嘆:現在的短劇已經這麼卷了嗎?

沒錯,在視頻平台上,短劇正瘋狂「向上內卷」。

華創證券認為,短劇是具備門檻低、投資少回本快特點的快生意。但在視頻平台,短劇收益主要依賴於「分賬模式」,最終分賬與有效播放次數及項目評級直接相關。這決定了短劇必須向「高品質」內卷,才能在各個階段的廝殺中脫穎而出。

資本的湧入也在為短劇內卷推波助瀾。因為試錯成本低、市場廣闊,不少頭部製作公司開始在短劇賽道試水。《二十九》的出品方就是拍攝了《小歡喜》《二十不惑》的檸萌影視。

內卷的短劇產生了不少「爆款神話」。根據各視頻平台及劇方公開信息來看,《拜託了!別寵我》累計分賬超過3200萬;而今年的分賬冠軍不出意外花落《招惹》,目前這部劇的分賬收益已破2000萬。



但不可避免地,短劇的成本也在內卷。《拜託了,別寵我》項目負責人在採訪中曾透露,這部劇的製作成本在2000萬,宣發成本也花了幾百萬。以幾十萬博大幾百萬的時代,似乎已經成為過去式。

市場之下的市場

就在傳統短劇進入冷靜期的同時,另一種爆款悄然誕生。



粗製濫造的封面、無腦套路的劇情、直給的視覺衝擊…… 乍一看,你或許會滿頭問號:就這?

但就是這樣看似粗糙的小程序短劇,卻打開了視頻平台屢戰屢敗的付費大門。

小程序短劇往往會在抖快平台上切片投放,引導用戶點開抖音或微信的小程序進行追劇。在微信里搜索「短劇」關鍵詞,你就可以看到大量追劇小程序。

從信息流廣告演變而來的小程序短劇,內容核心仍然是「爽文」。雖然觀感很「土」,但這種「土」是俗氣卻讓人慾罷不能的套路,是爽點以最直白的方式密集排布。

目前小程序短劇題材中,戰神、逆襲等經典男頻題材仍然是主力。

當滿屏的打臉行為讓觀眾的內啡肽瘋狂分泌,簡陋的置景、粗糙的製作也就都沒那麼重要了。



短劇《無雙》打臉場面


然而這種爽感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當你的期待值已經被拉滿,等待著一個神轉折時,小程序突然彈出付費提醒——想要爽完?可以,給錢。

一部小程序一般在80~100集,往往到第8~12集時開始收費,每集幾毛到兩三塊不等,如果想看完整部劇要花費大幾十,甚至上百塊。除了單集付費之外,觀眾也可以選擇包月、包年等會員制模式。

曾幾何時,提到「歪嘴龍王」,網友們還滿是戲謔輕蔑。沒想到幾年之後,這顆子彈就正中自己的眉心。大量被免費劇情吸引進來的的觀眾,都在上頭中激情消費,充值了不知道多少個19.9。

《哎呀!皇後娘娘來打工》24小時用戶充值破1200萬元,《閃婚後,傅先生馬甲藏不住了》24小時充值破2000萬元,《無雙》上線兩個月充值破3億元……

野蠻生長的小程序短劇,成為了新的神話締造者。

根據雪豹財經社的相關採訪,小程序短劇兩三天就能拍完100集,製作成本一般不超過百萬,無論是時間還是金錢投入,都比抖快短劇少了一個量級。

整個付費短劇行業的載體雖然主要由微信小程序貢獻,但用戶主要來源於巨量引擎(抖音集團旗下的營銷服務平台)。衡量小程序短劇是否成功有統一標準:投放消耗量。消耗到百萬算優質,達到千萬,那就是爆了。

嘉書科技創始人王小書表示,小程序短劇的買量成本要佔到總票房的80%~90%。而根據劇方發表的戰報,爆劇《無雙》上線48h,買量消耗就已突破5500萬。

去掉高額的投放費用后,小程序短劇或許沒有想象中那麼暴利,但這仍然是一筆低成本、高回報的快生意。

但隨著監管力度的加大,國內的付費短劇市場進入了「冰火兩重天」,一面是投資人與從業者前仆後繼,一面是大量短劇被下架,題材也受到諸多限制。《黑蓮花上位手冊》就因「極端復仇」,僅播出5天就走向了被下架的結局。



就在國內市場尺度縮緊的同時,短劇在海外爆發。

出海后的小程序短劇內容不變,主要渠道卻換成了App。前幾日,中文在線旗下的ReelShort在美區App Store下載量超越Tik Tok躥升至排名第一,引起了大量關注。而中文在線的股價,更是因此一路高歌猛進,在短短半個月內便已實現翻倍。



根據Sensor Tower,截至11月16日,ReelShort11月的凈流水達到了475萬美元,遠超10月的350.6萬美元,環比實現大幅增長。

但與國內市場不同的是,在海外中產女性才是短劇觀看主力軍。「霸總」題材套上「狼人」「吸血鬼」的本土殼子依舊通殺,而「贅婿」「戰神」等男頻題材卻頻頻啞火,遭遇了水土不服的危機。

與狂飆的劇情一樣,短劇的發展也按下了「倍速鍵」。

從野蠻生長到趨於冷靜到尋找新的出口,只三四年時間,短劇就好像走完了漫長的前半生。

霸總出海還能火多久?互動短劇是否能規模化?短劇的風還會吹向哪裡?

短劇的未來無法預測。但可以確定的是,無論如何,都會有觀眾欣然擁抱這陣風。

生活已經很辛苦了,來點沒那麼有營養的「電子榨菜」調劑又有什麼錯呢?

畢竟做人嘛,開心才是最重要的